武汉研究生坠亡事件调查:多年承受导师的精神摧残 新闻频道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大连大学教务处_齐齐哈尔医学院教务处_攀枝花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标题: 武汉研究生坠亡 事件调查

“对王老师总觉得有种压抑感。那种服从式的对话,不愿意也得愿意。”和陶崇园一样,刘辰从不反驳,他觉得也没有必要反驳,“比‘我竟无言以对’还要无力的那种感觉”。

陶崇园和妈妈、姐姐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文|新京报记者陶若谷

3月26日7点28分,陶崇园从五层宿舍楼顶的天台坠落。警方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不予立案。

坠亡者为武汉理工大学三年级的研究生,距离他26岁的生日只有两天。事发前,他曾向家人抱怨研究生导师王攀对他各种控制,令他困扰。

事发后,家属在陶崇园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个名为“2018毕业资料”的文件夹,里面保留了自2017年10月以来所有与王攀有关的聊天记录和邮件往来。陶崇园姐姐陶敏发微博称,陶崇园多年以来承受着导师王攀的“精神摧残”,并将自杀原因指向他。

陶崇园宿舍楼门口,案发时他从这里跑进后坠楼。新京报记者吴明敏摄

我们近日走访陶崇园的同学以及王攀的学生,试图还原师生二人之间到底存在一种怎样的关系;以及一个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又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

“再忍忍吧,挺几个月就过去了”

3月26日凌晨2点,一个电话打乱了任霞和全家人的生活。

电话那头,儿子陶崇园说身体不舒服,“头胀,喘不过气,脑子里一直在思考问题,睡不着。”任霞问不出究竟,起身准备穿衣服,想去学校看看他。几分钟后,儿子又打回来告诉她不用来,“明早再说”。

陶崇园的宿舍里,刘兵(化名)听到这几通电话,觉得有点奇怪,“有病看病就好了,干嘛打给妈妈,又说别担心。”随后,他听到陶崇园又打给了导师王攀,也说身体不舒服。

通话过程中,宿舍室友都醒了。王攀和陶崇园室友也讲了几句,让室友打120带陶崇园去医院,“多看着点他。”三个室友穿好衣服起身了,叫了车。陶崇园忽然又说不去了,像小孩一样不愿下床,劝了几次也不听,也问不出到底怎么了。将近凌晨三点,大家陆续睡了。

5点14分,一个室友起床发现他没在床铺,打电话问他,他说在厕所。室友说,两边厕所都看过没在,他支支吾吾了一阵。大约10分钟后,他回宿舍了。吱呀的开门声,是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室友听到陶崇园的最后一个动静。再睁眼时,他们已经听到楼下任霞的嚎啕大哭。

案发当日陶崇园坠落地。新京报记者陶若谷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