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同吗:“中国大学80%的课堂是水课”?

  • 时间:
  • 浏览:52
  • 来源:大连大学教务处_齐齐哈尔医学院教务处_攀枝花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这几年高教最大变化,用老百姓口语来说就是让质量回归,用官方书面语言说就是内涵发展。无论如何表述,把本科教育放在人才培养的核心地位,加快建设一流本科教育,已经被视为高等教育的强基固本之举。所谓高等教育要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也是这个意思。在推进“以本为本”“四个回归”过程中,取消“清考”,消灭“水课”,杜绝“水师”,打造“金课”,还是这个意思。

10月30日,教育部又发布了《关于一流本科课程建设的实施意见》,明确要求,让课程优起来、教师强起来、学生忙起来、管理严起来、效果实起来,同样是一个意思,消灭“水课”,提高本科教育质量,让人民满意。

华中农大校景

无论如何表述,课程质量显然最为重要,也是核心。消灭“水课”也好,杜绝“水师”也罢,都绕不开课程质量,忙起来也好,严起来也罢,都是针对课程教学而言。那么,高校当中到底有多少“水课”,这些“水课”又水到什么程度呢?这还真难拿出一个标准答案。不过,华中农业大学外院的胡守强老师撰文认为,“中国大学80%的课堂是水课”,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水课”有什么特征?

胡老师在文中说,不少课程教学内容空洞陈旧、脱离实际,教师的教学方式单调乏味,教学过程随意任性,学生也不重视,上课睡觉、玩手机或干脆翘课,无需投入多少时间精力却可以轻轻松松拿学分、得高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获得感甚至有失落感。有人甚至认为:“ 对照欧洲的标准,中国大学80%的课堂是水课 ”。

此段文字给“水课”画出一个四维图像:从内容看,空洞陈旧、脱离实际;从授课看,单调乏味、随意任性;从学生看,轻轻松松拿学分、得高分;从欧洲标准看,80%是水课。

本号认为,这四维只是“水课”的表面现象,并非本质。 “水课”的本质是什么 ?两个字: 无用 。这些年“读书无用”论很有市场,虽然受到一些教育界人士大力批判,但仍有市场,原因何在?批判者没有理解现在的“读书无用”论的真正含义,拿出来批判的理由不能让对方接受,或者说不在一个频道之上对话,两者没有交集。

华中农大校景

在新的“读书无用”论看来,砸锅卖铁读了四年大学,结果是一些人找不到工作,在市场上找不到相应的专业需求,或是说虽然找到了工作,可却是学非所用,课堂上的东西派不上用场,派得用场的知识与技能要么来源于中学知识,要么要在工作中重新学习。

现代版的“读书无用”论的背后,表达的是对高等教育当中存在的“水专业”和“水课程”的不满,有具体所指,并非批判者所认为的“凡是读书皆无用”的含义。“水专业”和“水课程”的共同特点就是无用。如果有用,即使再乏味,学生们也不会觉得“水”到乏味的程度。学生上课之所以睡觉、玩手机,主要原因也就在于此。如果你在高校呆过,也了解教学,对此应该心中有数。正是因为如此,一些大学让学生选课,初始动因就是督促教师提高授课质量或是含金量。

“水课”出现的原因。

胡老师在文中说,有的人将“水课”归咎于课程本身就缺乏含金量,是“根源性水课”,根本就不该开设。有的人则进行反驳,理由是绝大多数课程都是经过严谨的论证而设置的,都是经过专家层层论证审核的,总不能说这些专家都“水”吧?任何一门课经过教师精研深挖、学生刻苦探求都会是一座“金矿”。

华中农大校景

本号觉得,这里犯了推不出的逻辑错误。谁也不会认为所有课程都是“水课”,而只是认为一些课程是“水课”。谁也不会认为所有专家都“水”,但也不应否认有些专家确实“水”。谁也不会认为所有课程没有经过严谨论证,但也应该承认有些课程的论证走了过场。问题恰恰在这里,一些“水课”是“水专家”通过“水程序”而设置的。只要在高校工作过,就知道这个事实。至于“任何一门课经过教师精研深挖、学生刻苦探求都会是一座‘金矿’”,也与事实不符,如果课程是“根源性水课”,是无金可挖的。

有的人将“水课”归结为教师不热爱教学,教学态度不端正,对教学不负责任,备课不认真,教学能力不强,对教学投入的时间精力不够,课堂管理以及对学生要求不严等等造成的。有的进行反驳,理由是高校教师几乎全是百里挑一的人中龙凤,可以说是最杰出的精英知识分子阶层。我们能说这些教师很水吗?

本号还是认为,这里又犯了推不出的逻辑错误。谁也不会认为所有高校教师都“水”,但不应否认一些教师缺乏相应的专业能力、缺乏严谨的治学态度、时间精力投入不足、备课与教学不责任、课堂放任自流也是事实。至于“高校教师几乎全是百里挑一的人中龙凤”则更与事实不符,在腐败风气条件下,难免掺进关系户,比如一些高校教师近亲繁殖相当严重就是证明。即使确实是“百里挑一的人中龙凤”,也不等于就是教学当中的龙凤。对于这一点,本号作为内行,深有感触,高校人员也是心中有数的。还有一种“水师”,估计生活在名牌大学的人没有见过,那就是教非所学的高学历教师,学校看中的是博士学历可以提高百分比和对外宣传,而不是专业对口。你想,教非所学是什么教学效果。

华中农大校景

有的人将“水课”归结为学生的学习态度出了问题,许多学生进大学后不愿意吃苦用功了,对学习不积极、不主动,就是想混个学分、拿个毕业。有的人又进行反驳,理由是为何有那么多学生吐槽水课?为何有那么多的学生考研?把所有的高校都算上,我国近些年的大学毛入学率也只在45%左右,一些重点高校更要在5%以前,能说学生很水吗?

本号还是认为,“水学生”是有的,而且见过不少,一些学生和家长就是用时间和青春换文凭,但名牌大学里极少“水生”,要不然怎么能考上呢?至于名牌之外的大学特别是另一类高校,“水生”的比例确实大一些,主要是富家子弟,家中什么都不缺,就缺一张文凭。但是,寒门子弟即使高考分数不高、没有考上名校,也是想学的,并且还想通过“多学、学好”而改变自身命运。无论学生如何,将“水课”归结为学生,是找错了对象。学生只是听课的,设置什么课,选用什么教材,如何进行授课,由哪位教师去授课,授课到什么程度,如何检验教学效果,学生都没有发言权,“水课”与学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华中农大校景

“水课”产生的关键。

应该承认一个事实,现实当中确实存在“水课”,而且“水课”比较多,涉及面比较广,以至于需要全国进行专项治理。至于是不是“中国大学80%的课堂是水课”,则不能一概而论。原因是,“水课”没有统一的客观标准,是一个相对概念,难以得出准确结论。

有的人说“对照欧洲的标准,中国大学80%的课堂是水课”,也是有问题的。欧洲哪些大学的标准,是所有欧洲大学的课程,还是少数几所大学的课程?难道欧洲所有大学的课程是一个标准吗?恐怕未必。再说,中国的课程又是指哪些?是所有大学的课程,还是部分大学的课程,包括清北的课程吗?谁都知道,只有相同的东西才能进行比较,课程也是一样。即使是同专业(实际上欧洲与中国划分专业的标准不同)的课程,欧洲一些大学的课程与中国一些大学的课程也是不一致的,不能笼统进行比较。

国内高校之间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如果说名牌高校“80%的课堂是水课”应该没有多少人赞同,如果说另一类高校“80%的课堂是水课”,则说法又不准确,如果“80%的课堂是水课”应该称为“水校”。笼统地说“80%的课堂是水课”,估计会遭到许多人的反对(当然,反对不代表事实)。对于“对照欧洲的标准,中国大学80%的课堂是水课”的说法,其用意在于引起人们对“水课”的关注,并非精确比较的结果。不论如何,应该承认一个事实,中国所有高校都存在“水课”,清华北大也不例外,只是多少不同而已。名牌高校要好一些,一般高校占比大一些,有一类高校“80%的课堂是水课”应该比较接近事实。

华中农大校景

正如前述,“水课”的出现有多种原因,比如课程本身就缺乏含金量,是“根源性水课”,内容陈旧到毫无用处,比如“水专家”把金课讲“水”了,或是偷工减料,或是自己都不明白,比如“水师”与“水试”互相配合,更是可以将一切“金课”变成“水课”,等等情况本号都曾见识过。当然, 问题虽然表现在课程上或课堂上,根子却在管理上 。所以,华中农大外院的胡老师讲, 根本的原因还是相关管理制度的落后 。诸多学校对教学的重视,基本停留在口号上,促进教学的办法大多是隔靴挠痒。他做了举例说明。

比如对教师的考评制度,重科研轻教学几乎成了癌症。重科研本没有错,科学研究是高校的职能之一,科研也有益于提升教学质量,但因为重科研而导致轻教学,就错了。

多年来,对教师的考评或考核,总体上还是侧重于科研。科研做得好,名利双收。教学做得好,回报却难以体现,职称都评不上,甚至连申报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年虽然有所变化,不少高校出台了教学质量奖等措施,但由于种种原因,综合吸引力有限,难以起到扭转科研导向的作用。

华中农大校景

比如评职称,即使评教师系列职称,编写出版的教材竟然不能被认定为业务成果(从本号掌握的情况看,在一些地方,教材也是申请职称的业务成果之一),不能作为成果申报职称。评职称的主要指标仍然是专著+论文+科研成果(尤其是名牌大学或是自称研究型大学),难以调动教师上讲台的积极性,更不用说扎根讲台授课,以至于教授上讲台现在还需要强行规定,可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反常的背后,就是考评或考核政策导向出了偏差。

比如学生自由地选专业、选课程、选教师的权利还不充分。学生读着不喜欢的专业,学着不喜欢的课程,听着乏味的教师授课,当然也难以打起精神。这样一种机制,“水课”难以淘汰,“水师”也没有什么压力。一些老师在补考当中“放水”,也是情由可原,毕竟考上大学不容易,吝悯之心人皆有之,并不算过。但是,如果让弹性学制“弹”起来,让学生在最长学制期限之内而不是强行要求最短学制期限之内毕业,补考“放水”是可以避免的,让其重修即可,别人四年毕业,他五年或六年毕业,这才是弹性学制的真谛,可是许多高校并未这么去做。教育者违反教育规律,变身为惩罚者,这在中国的各类学校中极为常见。

总之,制度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解决“水课”问题,不从根子上着手,恐怕还是会涛声依旧。对此,你将如何看?

(本文为原创,百家号首发;文中图片源于相关高校网页和网络,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