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昌政等拟撤销股东权利授权 董事长单洋被指违约或丢*ST升达控制权 *ST升达

  • 时间:
  • 浏览:37
  • 来源:大连大学教务处_齐齐哈尔医学院教务处_攀枝花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标题:江昌政等拟撤销股东权利授权 董事长单洋被指违约或丢 *ST升达 控制权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ST升达(002259)8月22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长单洋21日收到江昌政、江山送达的《撤销授权通知书》,因单洋方面实质性违约,撤销对单洋代表其二人参加升达集团股东会、行使相关股东权利的授权等。

升达集团为*ST升达控股股东,江昌政、江山分别持有升达集团53.46%、28.88%的股权。*ST升达表示,若撤销授权生效后,公司及控股股东控制权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实际控制人存在变更的可能性。

部分股权因冻结难过户

回溯公告,公司2018年11月16日晚披露,控股股东升达集团的股东江昌政、江山、董静涛、向中华、杨彬将其分别持有的升达集团53.46%、28.88%、11.72%、5.63%、0.32%的股权转让给单洋控制的保和堂,转让完毕后,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江昌政变更为单洋,公司控股股东仍为升达集团,未发生变化。

根据公司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保和堂以2000万元购买江昌政等人合计持有的升达集团100%的股权。同时,保和堂同意承接并解决升达集团及其下属公司(下属公司不含*ST升达)不超过39.47亿元的全部债务;保和堂同意解决升达集团对ST升达不超过9.54亿元的资金占用,同意解决ST升达对升达集团的违规担保。

报告书显示,保和堂承诺于2018年11月30日之前解决*ST升达资金占用金额不少于2亿元,最迟不晚于2018年12月31日前全部解决升达集团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以及*ST升达对升达集团的违规担保。

2018年11月27日,公司披露权益进展公告称,升达集团股东董静涛、向中华、杨彬已将其分别持有升达集团 11.72%、5.63%、0.32%的股权转让给保和堂并且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但因江昌政、江山持有的升达集团全部股权存在司法冻结情况,导致江昌政、江山持有的升达集团股权暂时无法过户至保和堂名下。

解决资金占用问题搁浅

2018年12月11日,根据《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的约定,江昌政、江山将享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东权利授权委托保和堂及其指定人员单洋行使。

《补充协议》第九条显示,在目标股权能够解除查封或质押时,保和堂拒绝按照《股权转让协议》以及本补充协议的约定,及时采取措施解除查封或质押将目标股权完成过户,保和堂方为实质性违约;在目标股权满足过户条件时,江昌政、江山拒绝按照《股权转让协议》以及本补充协议的约定,及时将目标股权过户至保和堂名下,则为实质性违约。

1月17日,保和堂在对四川证监局问询函回复中表示,因升达集团的债权人包商银行司法冻结了江昌政及江山所持升达集团的股权,导致江昌政及江山所持有的升达集团 82.33%的股权转让无法按原计划过户。

保和堂称,由于上述股权无法办理过户,保和堂能否最终取得升达集团的控制权仍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海南保和堂难以按照约定在2018年11月30日前解决不少于2亿元的资金占用问题,亦难以在2018年12月31日前解决升达林业的全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问题。

保和堂承诺,在2019年3月31日前解决不低于4亿元的资金占用,在2019年6月30日前解决剩余所有升达集团对升达林业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

不过,保和堂面临的难题目前已不止包商银行一家。2019年5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升达集团与华宝信托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的质押物为升达集团持有*ST升达25.34%的股权。

若最终判决涉及到质押物的处置问题,则会影响保和堂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截至目前,该案件尚未判决。

因为上述原因,从公开信息看,保和堂解决升达集团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问题进展不大。公司8月15日公告显示,升达集团仍占用公司资金金额约11.67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78.08%)。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