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对老师性骚扰女生,中南大学过于宽容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大连大学教务处_齐齐哈尔医学院教务处_攀枝花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今日女报》2月2日报道,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陈明因在课后甚至深夜跟女生私聊与课程无关的内容并要求对方提供照片,言语暧昧猥亵,存在与女生单独外出看电影、与女生单独在KTV排练节目,通过延迟录入学生考试成绩逼迫学生送礼等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降低岗位等级,由中级二级降为中级三级。

现在网上经常会出现一句话,那就是“培养一名官员不容易啊”。 这句话本身没毛病,可因为它一般出现在某官员在官方语境下为“严重违纪”,但在网民看来已经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相关部门仅给予其党纪政纪处分,感觉组织有“护犊子”之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把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临时工,让临时工“顶锅”,然后是在第一时间开除临时工,以示该组织对已发生事件的重视态度,但网民却不认可,由此又延伸出另一句话,即“又是临时工干的”。

有关高校老师性骚扰女学生的事(当然,也有女老师性骚扰男生),中国的实际情况恐怕已经相当严重。 仅笔者近一个月来关注的,如河北传媒学院影视艺术学院教师张某翔被指借期末考试挂科等理由威胁、骚扰猥亵女学生,因与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解除劳务合同,并除名。

1月中旬,《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被指性骚扰女学生 发自拍下体照》一文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纪委办公室收到网友匿名举报邮件,称学校统计学院教师薛原对其进行性骚扰。

1月下旬,《北师大教授被曝借西方礼仪性骚扰女生 校方沉默》一文称,2016年,一位北师大学生公开披露了S教授的疑似性骚扰行为。但在随后的500天里,对于他的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公共视野里的北师大校方一直沉默着。

一年前,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乔木先生的《男教授面试女学生那些事》系列文章在微信上热传,阅读量应该相当不错,虽然每个人的判断有所不同,但对于本人来说,可以套用原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的著名语录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中国人都知道,在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女生举报他人性骚扰是需要相当勇气的。 如果不是忍无可忍,绝大多数女生都是“一忍再忍”,甚至“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这也是某些“叫兽”肆无忌惮性骚扰女生的原因之一。

就在报道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陈明骚扰女生的这篇文章里,记者没忘记因为性骚扰多名女生的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 举报女生称,她们当中,有的被要求在聚会上和陈小武喝交杯酒;有的被陈小武要求“做我的女朋友”;还有的也曾听到陈小武“与妻子感情不好”的抱怨……“疑似他曾导致手下女学生怀孕,并企图用钱来封口。”

由于举报人在微博上喊话陈小武,亮出涉及性骚扰内容的12段录音证据,陈小武很快就“悲催”了。 北航很快做出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随后,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定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

应该说,北航较为到位地处理了性骚扰女生的陈小武,也稍微弥补了该校因副研究员韩德强当街打人,被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鸣连续五年多“每日一呼”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更多学校对性骚扰老师的处理,仍暴露出组织上十分明显的“袒护”。 比如早于陈小武10天被网帖“南昌大学副院长涉性侵女学生7个月”曝光的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40多天过去后,仅被免去国学研究院副院长职务,暂停一切教学科研工作,没有其它任何新消息。而不用工作的周斌,目前肯定还在享受该校的工资、福利待遇。

就中南大学对该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陈明的处理结果看,无疑也体现出“偏袒”的嫌疑。 具体表现在:一是在承认其“言语暧昧猥亵”、与女生单独在KTV排练节目的情况下,竟然连“性骚扰”三个字都不愿意写进处理决定中去; 二是学生集体实名举报(请注意,是集体实名举报) 其通过延迟录入学生考试成绩逼迫学生送礼,实际上就是大面积索取钱财,处理决定竟然忽略了人次、金额。

很明显,中南大学对性骚扰女生的陈明老师真的过于宽容。 当然,照顾性骚扰女学生的老师并非中南大学一家,即使北航对陈小武的处理看似严厉,但没准他蛰伏一段时间后又会东山再起。比如三年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厦门大学博导吴春明以指导论文为由,通过利诱或威逼等方式诱奸女学生,厦门大学决定给予吴春明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处分。可上月有消息传出,吴春明已换岗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图书馆员。

窃以为,仅仅从师德方面考虑,对性骚扰、性侵女学生的老师都该做出严厉的处理,起点至少是“开除公职”。而仅给予党纪政纪处理,以便他们“胡汉三又回来”的任何处理方式,都是“耍流氓”,似有为自己“留后路”之嫌。

往期回顾:

周蓬安:你结婚国家发钱!人民日报仅仅缺常识?

周蓬安:被自家三代人性侵案,法院真敢判

周蓬安:该彻查“夫妻村霸”背后的“保护伞”

周蓬安:逆行被撞身亡还要负全责,交警判得好!

周蓬安:与前公公“闪婚”,仅仅是自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