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一胎”,真的戏假的你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大连大学教务处_齐齐哈尔医学院教务处_攀枝花学院教务管理系统
阅读模式

   汤涛做梦都没想到,那一夜的风华雪月,居然解决了他人生最大的一个难题,却也让他滑入罪恶的深渊……

   01

  汤涛是一个典型的凤凰男,大学毕业,娶了一个城的老婆,老婆叫陈婧,家境富裕。岳父做钢材生意,后来老了,就把生意交给汤涛打理。

  接替陈父的公司后,汤涛扩大销售规模和渠道,公司资产也很快上千万。

  汤涛对妻子一家人非常感激,经常说:“没有你们陈家,就没我汤涛的今天,这恩情我一辈子也不敢忘。”

  可美中不足的是,夫妻俩一直没有孩子。汤涛是家中的独苗,老人自然盼娃心切,难免对陈婧有意见。

  后来夫妇俩悄悄到医院检查,问题果然出在陈婧身上:由于子宫过度狭小,怀孕几率很小。

  看着经常想要孩子而长吁短叹的丈夫,陈婧愧疚不已。汤涛不忍心伤害妻子,反过来安慰道:“科学技术天天在发展,说不定一段日子后就有了解决办法。那时候我们再要儿子也不迟。”

  因此虽然没有孩子,但夫妻俩感情还是很深。可一天晚上,这表面的平静,被一个电话打破了。

  那天,汤涛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一看号码归属地是外地的,以为是客户,就按下了接听键:“涛,你一直没换号码?我在你公司东侧的宾馆,你可以过来一下吗?”轻柔的话语,汤涛想了半天,确定此人是袁晶。

  袁晶是汤涛的小情人。两人是在一起饭局上认识的,后来一同出差,有过“一夜情”后,袁晶知道汤涛不可能为自己离婚,就哭着说:“与你相识是缘分,从此我们都把这份情感埋在心底,互不干扰。”

  汤涛觉得袁晶通情达理,给了他10万,算是一种补偿。之后,两人确实没有任何来往。

  如今,此事过去三年了,袁晶突然来电。汤涛怎能不激动呢?愣了一会儿后,他还是觉得必须见一下袁晶,不然显得太无情了。

  于是,他告诉妻子说要去见一个客户,一直以来,妻子对汤涛还是比较放心,就嘱咐他早去早回。

  见到袁晶的那一刻,汤涛并没有了刚才的冲动,他发现袁晶其实还不如妻子漂亮。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袁晶突然抱起身边的一个3岁的小男孩说:“成成,快叫爸爸!”

  汤涛以为自己眼花,他不由得用力揉起了眼睛。袁晶见状又说:“涛,我说的是真的呀!成成是你的儿子。”

  汤涛再次揉起了眼睛,他的心简直兴奋得在跳出来,开心地想:“真是老天有眼呀,我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了。”

  汤涛把孩子抱起来,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觉得孩子与自己没有两样,他不由得放开嗓门大叫起来,随之眼圈变得通红。

  袁晶也哭得梨花带雨,她告诉汤涛:“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当我发现自己怀孕时,孩子快两个月了,毕竟这是我们爱的结晶,我实在舍不得打掉他。当时正好有人做介绍,我便草草地嫁了过去。孩子生下来后,我让同事告诉丈夫是个早产儿,好不容易才瞒了过去。可后来丈夫老是消除不了疑心,为孩子的事经常吵架,我们最终离了婚。我本来不想来找你的,我更不想破坏你的家庭,可生活也没了着落,不得已才过来的。”

  汤涛滚烫的泪水扑簌簌地掉了下来。于是,他就把袁晶母子俩“包养”了下来。

  此后的5年多时间里,汤涛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成成上学的事情自然全由他包办,他还先后给了袁晶30多万元,并替母子俩办理了多种保险。

  汤涛清楚,自己对妻子的恩情不能忘,也就是说,就算没有孩子,他也不能离婚,如今有了一个“野生的”孩子,也算是圆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于是,他早就跟袁晶说清楚了,除了家,除了名份,什么东西都可以满足她。开始,袁晶也觉得这样足够了。

  可让汤涛万万没想到的是,过度的付出与关心让袁晶产生了非份之念,她要雀占鸠巢,自然得逼汤涛离婚。

  在劝说不成的情况下,袁晶一改温柔体贴的做法,用寻死觅活的方法威胁汤涛。那天,她果真吞下了40多粒安眠药,幸亏抢救及时才得以抢救过来。

  但袁晶越是强硬,汤涛越是反感,更何况他深知自己的今天全仰仗于陈家,做人得有最起码的良心。在这种情况下,汤涛开始故意疏远袁晶,一段时间后甚至改换了电话号码。

  但,袁晶是一个不好惹的主,她决计反击。她很快把汤涛与成成的合照寄给了陈婧,并写了封匿名信详细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面对妻子的质问,汤涛死不承认。袁晶又录下了自己与汤涛的一段暧昧对话,用手机发了过去。但汤涛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又过了这关,事情过后还扇了袁晶两个耳光。

  最后,袁晶特地警告汤涛:“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必须立即同陈婧离婚,要不然我就叫你坐牢!”

  说完拿出一沓传单,威胁说:“这上面写着你的事情,你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你的丑事。”

  见汤涛还没反应,这天,袁晶得知汤涛夫妇俩正在宴请大学同学的消息后,索性直接给陈婧打电话,并恐吓说要对方让步。陈婧有点醉意,心中的怒火便被点着了,当即与丈夫吵闹起来。

  因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再加上喝了不少酒,汤涛气得摔门而出。陈婧的心如坠万丈冰窟之中,她无法理解丈夫居然在外面生了孩子,直哭得晕天暗地……

   0 2

  不到一个小时,汤涛就被同学找了回来,大家一起把夫妻俩送回家里。酒醒之后,面对大家的教训,汤涛耷拉着脑袋不停认错。陈婧这才暂时稳定了情绪。

  但同学走后没几天,袁晶居然带着成成径直找了过来。这下子陈婧又火了。晚上与汤涛再次大吵,话不投机,她把电视机砸坏了。汤涛气得咬牙切齿。

  夫妻俩吵架的事情很快传开了,陈婧父亲上门就对女婿一顿痛骂,汤涛以沉默表示抗议,老人走后则找朋友去喝闷酒了。

  获悉这一情况后,陈婧母亲劝女儿道:“你这样做只能把涛往外逼,万一他的心铁了下来谁也没办法。俗话说,把人骗死不偿命。你还是换点办法吧!别真的落得一个人财两空的结果。”

  听罢母亲的话,陈婧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她心里翻腾起来:“岁月不饶人,转眼间就过了30岁,眼角也有了些鱼尾纹。如果真地离婚了,谁还会欣赏自己呢?再说,自己平时很少参与公司业务,什么事情全是丈夫操办的,一旦他真踹走了自己,偌大的财产就全跟了别人了。”

  于是,陈婧心生一计,并主动约袁晶见面说:“无论你采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抢走汤涛。只要你从他身边消失,我会给你一份补偿的。”

  袁晶冷笑道:“据我所知,有的人根本生不了孩子。我有成成这柄尚方宝剑,谁输谁赢就难说了。”

  话不投机的两人大吵起来,把一旁的成成吓坏了,他哭着说要回家找爸爸。

  这话一下子反提醒了陈婧,她愤怒地对袁晶说:“你能肯定成成就是汤涛的!你敢做亲子鉴定吗?”

  袁晶立即应道:“有什么不敢的。现在就去。”但当陈婧真的要付诸行动时,袁晶却一把抢过孩子吼道:“别动我的孩子,你没这个权利。”

  见袁晶不同意,陈婧就觉得这进里有猫腻。于是,她借口抱一下孩子之名,偷偷取下了成成的一根头发,并说服丈夫,去做了亲子鉴定。

  汤涛已经很烦袁晶了,如果不是袁晶手上有自己的儿子,他早就不想理会这个女人。因此,他很配合妻子的行动,而且他也想知道,自己巴心巴肝付出的人,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很快,鉴定结论出来了:经计算,该检测亲权概率低于99.73,也就是说,汤涛与成成之间不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

  原来,成成不是汤涛的儿子,当年两人一夜情后根本没有怀孕。显然,袁晶一直在撒谎。事实上,她与汤涛发生一夜情时,是有一个男朋友的。

  后来,男朋友见她怀孕了,一声不响地走了,袁晶就找了一个海员嫁了,但后来丈夫爱赌,两人离婚。无衣无靠的袁晶这才想到了汤涛,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来找汤涛,得知汤涛是个千万富翁,占有欲更是被激发了出来。

  但所有这些,汤涛和陈婧并不知情。

  当时去医院拿亲子鉴定的报告,是陈婧一个人去的。他本来想把这个天大的秘密告诉丈夫,让丈夫赶紧离开这个可恶的女人。可转念一想:“夫妻俩闹腾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关系得到改善,多亏有个共同敌人,一旦告诉丈夫真相,袁晶就失去了吵闹的资本,丈夫的敌人也就消失了。如果他反过来责怪自己把自己当成敌人,岂不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吗?”

  于是她当即作出了决定:隐瞒亲子鉴定结果,等夺回经济大权后再道出真相。

  回家后,她主动说:“鉴定结果已出来了。”汤涛连忙问情况。陈婧说:“你自己做的事,自己还不知道?”

  妻子的话,无疑是肯定了成成的身份。汤涛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

  陈婧说:“事已至此,怪你也没用,我知道你心好,也更不会放弃你了。其他的事情我们不谈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善解人意的话语让汤涛感动得热泪盈眶。

  乘着这个机会,陈婧又说:“你瘦多了,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别再多想了,我以后也到公司上班,多少能替你分担点事务。”

  汤涛“嗵”地跪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说:“你是世上最好的妻子,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的。”当天,陈婧就开始上班。

  按照早已定好的计划,陈婧首先开始参与日常管理,以节约开销为由,让丈夫辞掉了原来的财务总监,自己亲自管理财务科。就这样,仅用了半年多时间,她就成功控制了公司的大部分资产。

  汤涛不明就里,在良好心情的驱使下,再加上他认定孩子是自己的骨肉。于是不再动辄对袁晶发火,而是转为苦口婆心地劝说。

  袁晶知道自己说着弥天大谎,撕破了脸皮啥好处也得不到,慢慢地也有所收敛。

  只有陈婧最得意:“我现在啥也不担心了,如果丈夫现在离婚我就转移财产,他只能看我脸色了。当然还是不离婚的好,但再过一段时间,丈夫就没法自由动用钱财了,那袁晶得不到好处自然会离开。到那时候我就获得全胜了。”

  事情的发展果如陈婧的预料。见在汤涛身上的确榨不到油水了,袁晶向他威胁说要把孩子带走……

   0 3

  汤涛死活不同意。袁晶只好威胁说要钱。汤涛没有公司的财政大权,自然拿不出钱,只好哀求道:“这些时手头紧了点,对你们照顾不周。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不管呢?”

  听罢汤涛的话,袁晶突然讥笑起自己:“我也真是太傻了!既然你还不知道真实情况,我何不敲他一笔再走呢?”

  想到这里,她故意卖起了关子:“你别多说了,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管你这个当爸的心有多狠,我就是讨饭我也得把他抚养大。”

  说完抱起孩子假装要走,汤涛急得一把拉住她恳求道:“你不能带走成成!必须把孩子留给我。”

  袁晶立即拉下了脸,汤涛见状改了态度:“你只要把孩子的抚养权交给我,啥事都可以商量。”袁晶假装勉强松了口。

  袁晶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20万元补偿费。

  汤涛只能经常说谎从妻子那骗点钱。以往他外出谈生意住的都是高级宾馆,现在为了节约开销,只能挑选简陋的旅馆,让人家开假票回来报销。即使这样,他辛苦了近两个月后才攒下了10万元,不得不从朋友那借了10万元才凑足。

  但是,当袁晶拿到这笔款子后却没半点开心,她双眼婆娑道:“我这辈子也不准备成家了,你也没其他儿子,我给你生了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得把公司10%的股份转给我。”

  汤涛自然为难:“你也知道我名义上是董事长,其实做主的是陈家人,这个我肯定做不到。”袁晶想了想说:“我也不让你为难,这房子一天比一天贵,你总得替我将来着想,给套房子我吧。”汤涛思前想后觉得再拒绝就太无情了,就说让他想想办法。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汤涛一门心思搞房子。他先是准备借钱买房,但很快发现妻子已给所有朋友打了招呼,大家都不肯或不敢出手相助。

  实在没法的情况下,他只好将自家郊区一套老房子,过户给了袁晶。房子虽然很小,可总算对袁晶有了交代。

  汤涛熬过了近一年的艰难时光,可此时的袁晶已尝足了甜头,她居然拿儿子出来要钱:“前些时儿子晕倒了,医院的专家说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做手术就有危险。你还得再加15万元。这是我最后的要求了。”

  事已至此,汤涛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了,他只得回家向妻子要钱,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谎话,他已筋疲力尽,于是便实话实说成成看病的事。

  陈婧自然明白这是袁晶在撒谎,心想:袁晶逼得越紧,丈夫对他的恨就越深。这是让他看清袁晶真面目的最好机会,我现在绝不能给钱。

  于是,她说:“这事很简单,你让她把成成交给我们,我们替孩子看病。”

  这时袁晶发来了一条短信:今天你就得给我15万元,不然我就把成成带走,你一辈子都不会见到他的。

  汤涛的心猛地揪紧了,他真地放不下成成,便开始拨打袁晶的手机,但传来的都是无法接通的回音。汤涛知道,袁晶已把自己拉进了黑名单,以前她生气时常这样做。

  当时晚上12点多,汤涛只好来到袁晶住所,准备把成成偷抱走。没想到,被袁晶识破了。

  袁晶就大喊,汤涛下意识地掐住了袁晶的脖子:“你敢不敢把成成带走?”袁晶嘴里咕噜道:“敢!”汤涛彻底火了,他连掐带推,竟将袁晶从五楼阳台推了下去。

  随后,袁晶被送往医院抢救,因大脑着地导致颅内大出血死亡。汤涛投案自首,陈婧悔恨不已,至今她不敢说出孩子的真相,因为担心自己说出来,丈夫无法接受呀!现在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得知,丈夫居然将一套老房子过户给了袁晶,如果袁晶虽然走了,但还有一个孩子,自己不但要抚养这个孩子,还损失了一套房子!真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呀。

猜你喜欢